J

 

學習相忘

歡迎回來,那個仍是閃耀的妳。

那麼久沒出現,一出現就什麼都弄好了😂…
很驚喜,也很開心,
一直都在努力著吧這段日子ㅠㅠ…
久違了,真的。

一直都相信著這樣充滿熱情的妳,
無論走到哪裡,都會被人看見,被人喜愛,
也是當初妳最吸引我的地方,
所以去年消息出來,自己其實沒有多大的反應,
只覺得相信妳們就足夠了,
相信妳們想和彼此,還有我們,一起走下去的心意。

終於等到妳了,
真好,真好。

最後那張就是我的私心,
一起回歸的妳們,都要加油啊。

對於自身無力改變的現實,
讓自己改變是最快速的方式,
因為已經等不及環境來適應妳了。

真的很累啊,真的,
但多軌並行和逼不得已才是人生。

可以的話我也不想這樣啊。

"有些緣份是註定的,怎麼努力也沒辦法。"

不放下,也許真的是最好的放下吧。

過了七年,他的歌仍和當初給我的感覺一樣,
心還是酸的要命。

不知不覺,也六年了,
一切安好,便好。

跟自己說晚安,和讓我認識他的人說早安。

人不都這樣嗎,
總要在失去後,才會發覺失去的一切有多美好,
像是不撕心裂肺地痛過一遍就不情願似的。

但真正會在乎一段感情逝去的,又有多少人呢?
還是其實自始至終,會痛的只有自己?
-
"妳如果很複雜或很難捉摸的話,我也不會把我心裡真正的想法跟妳說了。"
從認識八年的朋友口中聽見這句話,
一瞬間出現的疑惑是"那麼為何我身邊的人都說我是複雜的呢?"
複雜的定義是什麼?能告訴我嗎?
摸不透一個人,那個人就是複雜的嗎?
還是較少傾訴,也能被稱為是一種複雜?

真實一直都在眼前而已啊。

『我知道,我們都是不想讓人有負擔的人。』

因為害怕失去,不是嗎,
我們都一樣吧,
早在那個時候,自己就大概能夠理解了。

常常被妳抱怨我是個什麼都不說的人,還很難捉摸,
可就算妳這樣說,那麼多年來都是這樣的我,一時之間也改不了啊…
很多時候還是要說聲抱歉吧,對於妳或是在我身邊的人,
我一直都是個很不坦率的人,
只會把觀察到的收盡眼底,面上卻一貫安穩,
覺得難受了也不會想說,讓時間淡化便罷,
因為知道承受別人的情緒,
還得同時消化自己的情緒有多難,
所以自己解決會好上太多。

沒有人有必要去分擔自己的不舒心啊。
-
晚安,不要當自私的人。

把自己丟進水裡

我還是靜靜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都只是假設。

一個建構於自己心裡的假設。
-
那些探不清的也好,早已釐清的也好,
成立與否,是真是假,那份量又有多少,
其實一點也不重要,
因為等到想清楚時,最好的時機早已過了,
不明所以的時候太多,下了另一種決定的時候更多,
當機立斷的做法向來都是自己遵循的,
所以無論重來幾次,結果都會一樣。

因為都是錯誤,所以不會有正確答案,
像數學一樣,一個環節錯了,什麼都錯了。
-
那些事情隨著時間流逝,早已淡去,
只是每每遇到類似的情況,卻還是想起妳,
偶爾會想想在另一頭的妳過的如何,
在每個對妳而言重要的日子裡獻上祝福,
聖誕節,跨年,妳的生日,還有結婚紀念日等等的,
當年那個被論文淹沒的妳也畢業好久了吧,
現在也許連孩子都有...

以前總說,眼睛是靈魂之窗,
好似望進那如深潭般的眼裡,
就能看見那人的真心一樣。

而自己,現在也一直這麼做著,
學著望進他人的雙眼,感受他人的變化,
像是這樣做,就可以讓自己得到些許的慰藉與溫暖,
而有些人的雙眼,也確實成了自己的動力,
是生活中自己能夠少許地感到幸福的所在。

說是感謝,倒不如說是慶幸,
慶幸有著諸多不足的自己,
還能遇見這樣的人們。

很多時候,比起訴說,
自己更喜歡先整理好心情,
再決定要不要讓他人分擔,
當然,不分擔的時候居多,
因為這樣的性子,所以很容易讓身邊的人擔心吧,
有好多話並不是不能說,而是沒有必要說,
畢竟替別人分擔煩惱,分擔傷痛,
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
若只會徒增別人的負擔,那不如作罷,
因為自己也曾經負荷不起那樣的重量,
所以寧願是自己想通了忍著就算了,
也不希望有人為了自己而煩惱。

妳那天走過來拉了自己的手,
問了好幾次我怎麼了,
我只是笑著跟妳搖搖頭說沒事,
接著妳就望了自己一會,
沒再說什麼就回了妳的位子,
雖是天性使然,
可那瞬間卻突然覺得,
啊,自己好像,又做錯了。

之後在電話裡又聊到這件事,
「例如禮拜五那天嗎?」
『嗯…...

吃辣吃到感冒還拉肚子的人
大概只有我一個了

絕無分號(攤手

1 / 3

© J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