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

 

感覺,離下一次的爭吵又不遠了。

那三個字寫了之後又改回空白,自己不是沒看見,
"不強求"這三個字在妳心裡到底是什麼定義,妳能告訴我嗎。

明明心頭就哽著然後什麼都不說,
非得要到忍不住了才說,
然後一次又一次的循環,
妳能這樣但我沒辦法。

一個態度能改變多少事,妳現在看見了嗎?
妳越什麼都不講,我就越不能諒解,
那不是多一個她出來的影響,從頭到尾都不是,
要不妳自己適應,要不就是我自己抽離,就只是這樣,
我更喜歡誰更體貼誰更照顧誰,那從來都是我自己的意志,
想要我怎麼做,我真的不懂。

被迫提早長大,
看見不是這年紀該看見的,所謂社會的醜陋,
才會發現,其實身邊的人事物,已經夠美好了。

沒有包裝,沒有掩飾,沒有虛偽。

171007.
昨日的夢境,有關於死亡,
夢到每天存於自己生活裡的人逝去,是什麼感覺呢,
即便起床時,夢境已剝離自己的意識,
可那種恐懼,一直、一直迴盪在自己心裡。

而昨日,正好是拍照的日子,
與現在並肩而行的她們拍畢業照的日子,
可你知道在夢境裡呈現的是什麼模樣嗎?
昨日,現實中的每一幕,在夢裡全都沒有她,
彷彿,從來沒有過這個人一樣,
彷彿,她的逝去對於每個人而言,皆是無關痛癢,
他們的臉上,表情無異,仍是笑著,仍是泰然。

鬧鐘響起,
夢境未完,自己就醒了,
連帶著不斷的喘氣,還有劇烈的心跳,
拿起手機關掉鬧鐘後,
就那樣坐在床上,愣了許久,
大概是被衝擊了吧,強烈地,
不知道該怎麼說那種感覺,除了很差之外,
好像能夠...

有些人,是得走到了盡頭才發現不合適的,
可能是想法背道而馳,
或是從一開始根本就不合適,
只不過是用了更多的心思去包裝成完美的樣子。

沒那個心緊握,就不要強加枷鎖在別人身上,
把我變成一個性情暴戾的人,是妳所希望的話,
那麼,我會變成那種模樣的。

人生從來就只有好聚,哪來好散。

晚安,
願接下來的每個自己,都不要再心軟。

覺得被醫生80
整天下課就是睡睡睡 身體也累到不行
連腦子都是=____=
藥也開太重了………

今天除了國文跟歷史特別清醒之外
數學上到最後10分鍾真的快掛了…

明天開始只有晚上吃藥 白天不吃了…

也覺得被藥師80 又寫錯我的名字 凸

"安全感並不是來自於愛,而是偏愛,
人只有確定自己是那個例外,才能安心。"

我只是一直都不知道,妳到底在怕什麼,
我的反應?我的臉色?還是我的言語?
但我一直都是這樣啊,
只是有沒有在妳面前這樣過而已。

是我都特別容易把天秤的人弄哭是嗎^___^?

尷尬到我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我很泰然,但她字句和反應都流露尷尬,
自己那關過不去,我能怎樣,
壞人就我來當吧,
如果要這樣一直臆測我的想法的話。

人生最奇怪的概念:做什麼事情都被要求跟誰報備。

請問,你是我的誰嗎?

答案擺在眼前,你卻說那不正確,
我這輩子,也不會變成你想要的樣子啊。

我適應好的時候,妳卻說妳不適應了,
妳有沒有想過,那段時間,我也不適應啊,
但妳自然的很,那我又何必呢,
要傷害的話,還是傷害我自己就夠了吧。

茶涼了,重新沖一杯就好了,
那心涼了,能換一顆就好嗎?

我的懷抱,不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啊。

比放飛的風箏更為糟糕的,

大概是從開始就從未把線收在手中,
或是線早就斷了,卻渾然不覺。

1 / 2

© J | Powered by LOFTER